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2339阅读
  • 16回复

好诗典藏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2-11-03
— 本帖被 玫落秋水 执行置顶操作(2012-11-16) —
秀色可餐------好诗与美食一样,需细细品味。从今天起,将我发现的好诗一一收藏于此。可观、可品、可回味! 欣赏且学习!

(为了阅读的连贯性,请勿回帖,感谢!)

--------------------------------------------------------------------------------------------------------------------------------------------------------------------------

学 习

◎  张作梗

我曾经长时间研究并
学习云朵。不借助科技和任何外力,它如何去到
那么高的地方——生活、工作、沉思、游走,
而又能在静谧的内心,孕育闪电,制造雷霆,布施雨霖?
我也学习过露珠。这短暂的事物,以晶莹和美,
为世界唱着一曲纯洁的晨歌。
我还短时拜过落日为师。坐在黄昏的山顶,
我一次次临摹它沉落的
呼吸和静美、火红的披风。身后的山谷落满天空,
像海子的麦田那么辉煌。
而现在,当虚假成为这个世界的硬通货,而真相,
仿佛失事飞机的黑匣子,永远打捞不到,
我转而开始向一条河流学习。那么多的泥沙、石头、腐烂物、
沉船、云朵、露珠、落日、黑匣子,沉埋在它的心底;
而它永不说出,永远流动,
以不舍昼夜的工作净化并强健、更新自我。
一颗跌宕之心,仿佛水边旋转的石磨,
永不知疲倦——永远憧憬着
漠漠荒野尽头那庭院般宽敞、明亮的大海。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03 22:36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2-11-03
阿斯加 (组诗)

◎ 东荡子

喧嚣为何停止

喧嚣为何停止,听不见异样的声音
冬天不来,雪花照样堆积,一层一层
山水无痕,万物寂静
该不是圣者已诞生

他却独来独往

没有人看见他和谁拥抱,把酒言欢
也不见他发号施令,给你盛大的承诺
待你辽阔,一片欢呼,把各路嘉宾迎接
他却独来独往,总在筵席散尽才大驾光临

宣读你内心那最后一页

该降临的会如期到来
花朵充分开放,种子落泥生根
多少颜色,都陶醉其中,你不必退缩
你追逐过,和我阿斯加同样的青春

写在纸上的,必从心里流出
放在心上的,请在睡眠时取下
一个人的一生将在他人那里重现
你呀,和我阿斯加走进了同一片树林

趁河边的树叶还没有闪亮
洪水还没有袭击我阿斯加的村庄
宣读你内心那最后一页
失败者举起酒杯,和胜利的喜悦一样

伤痕

院墙高垒,沟壑纵深
你能唤回羔羊,也能遗忘狼群
浮萍飘零于水上,已索取时间
应当感激万物卷入漩涡,为你缔造了伤痕

异类

今天我会走得更远一些
你们没有去过的地方,叫异域
你们没有言论过的话,叫异议
你们没有采取过的行动,叫异端
我孤身一人,只愿形影相随
叫我异类吧
今天我会走到这田地
并把你们遗弃的,重又拾起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03 22:40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2-11-04
前世

◎ 陈先发

要逃,就干脆逃到蝴蝶的体内去
不必再咬着牙,打翻父母的阴谋和药汁
不必等到血都吐尽了。
要为敌,就干脆与整个人类为敌。
他哗地一下就脱掉了蘸墨的青袍
脱掉了一层皮
脱掉了内心朝飞暮倦的长亭短亭。
脱掉了云和水
这情节确实令人震悚:他如此轻易地
又脱掉了自已的骨头!
我无限誊恋的最后一幕是:他们纵身一跃
在枝头等了亿年的蝴蝶浑身一颤
暗叫道:来了!
这一夜明月低于屋檐
碧溪潮生两岸

只有一句尚未忘记
她忍住百感交集的泪水
把左翅朝下压了压,往前一伸
说:梁兄,请了
请了――
  

丹青见

◎ 陈先发

桤木,白松,榆树和水杉,高于接骨木,紫荆
铁皮桂和香樟。湖水被秋天挽着向上,针叶林高于
阔叶林,野杜仲高于乱蓬蓬的剑麻。如果
湖水暗涨,柞木将高于紫檀。鸟鸣,一声接一声地
溶化着。蛇的舌头如受电击,她从锁眼中窥见的桦树
要高于从旋转着的玻璃中,窥见的桦树。
死人眼中的桦树,高于生者眼中的桦树。
将被制成棺木的桦树,高于被制成提琴的桦树。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04 20:47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2-11-04
树林

◎ 胡弦

在一棵树和另一棵树之间,
有大片可以促膝的沉寂。
倚着树干说话的人,曾嗓音清晰。
当他起身——起风了,
无数话语,已同风声混在一起。

莫名的声音在林表喧响,
看林人的背影是粗糙的树皮。
他在暮色中归去,心中
装着一把长柄斧的沉默。
——他去出席一个族人的葬礼。

大风又把树林吹了一夜。
什么事物一转身便落叶遍地?
而你要记住的,是鸟儿在黎明中
催眠般的滑行,以及
一棵树倒下时,随之取消的一切。

老手表

◎ 胡弦

淘汰了的老手表
非常安静,锈迹
和珐琅壳上黯淡的光,都在证明
曾经有过的荒芜。但只须
拧紧发条,它马上就欢快地
走起来,忘记了过去的所有停顿。
若再拨正指针,就完全
与现在同步了,而若
不作校准,它则会接上原来的时间
继续走,走的是
已抛在我们身后的旧时光。
——曾经发生的事
不可能因此再发生一次,但它
走得认真,并藉由我输入的
一小点气力,把曾寄托在
某个遗落世界里的迷宫,拖进
我们现在的节奏中。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04 20:43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2-11-04
生活

◎ 雷平阳

我始终跑不出自己的生活
谁能跑出这落在地上的生活
我就羡慕他;如果谁还能从埋在土里的
生活中,跑出,我就会寂然一笑
满脸成灰。已经39岁了
我还幻想着有一天能登上
一列陌生的火车,到不为人知的地方去
把自己的骨头全拆下来
洗干净了,再蒸一蒸
……已经尽力了,整整39年
我都是一个清洁工
一直都在生活的天空里,打扫灰尘


亲人

◎ 雷平阳

我只爱我寄宿的云南,因为其它省
我都不爱;我只爱云南的昭通市
因为其它市我都不爱;我只爱昭通市的土城乡
因为其它乡我都不爱……
我的爱狭隘、偏执,像针尖上的蜂蜜
假如有一天我再不能继续下去
我会只爱我的亲人--这逐渐缩小的过程
耗尽了我的青春和悲悯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5 发表于: 2012-11-04
小学生守则

◎  徐俊国
                
从热爱大地一直热爱到一只不起眼的小蝌蚪    
见了耕牛要敬礼  不鄙视下岗蜜蜂
要给捕食的蚂蚁让路  兔子休息时别喧嚣
要勤快  及时给小草喝水 理发
用雪和月光洗净双眼才能看丹顶鹤跳舞
天亮前给公鸡医好嗓子
厚葬益虫  多领养动物孤儿
通知蝴蝶把“朴素即美”抄写一百遍
劝说梅花鹿把头上的骨骼移回体内
鼓励萤火虫  灯油不多更要挺住
乐善好施  关心卑微生灵
擦掉风雨雷电  珍惜花蕾和来之不易的幸福
让眼泪砸痛麻木 让祈祷穿透噩梦
让猫和老鼠结亲  和平共处
让啄木鸟惩治腐败的力量和信心更加锐利
玫瑰要去刺  罂粟花要标上骷髅头
乌鸦的喉咙  大灰狼的牙齿和蛇的毒芯都要上锁
提防狐狸私刻公章  发现黄鼠狼及时报告
形式太多  刮掉地衣  阴影太闷  点笔阳光
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  尤其要学会不残忍  不无知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6 发表于: 2012-11-04
画面

◎  西娃

中山公园里,一张旧晨报
被缓缓展开,阳光下
独裁者,和平日,皮条客,监狱,
乞丐,公务员,破折号,情侣
星空,灾区,和尚,播音员
安宁地栖息在同一平面上

年轻的母亲,把熟睡的
婴儿,放在报纸的中央

没收

◎  西娃

你赐予我们大地
让我们在上面养命,养性,养德,养救赎……
产下那条敬畏和回归的道路

而我们,在上面养出蝗虫,蚱蜢,螳螂
以及牲口们的红眼绿胃。失神的交媾——
我们帮他们产下,硕果和杂种:矿难。水灾。千年寒……

你正在没收我们,连同这片大地和上面的所有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7 发表于: 2012-11-07
在平原上吆喝一声很幸福

◎ 姚振函

六月,青纱帐里一种诱惑
这时你走在田间小道上
前边没人,后边也没人
你不由得就要吆喝一声
吆喝完了的时候
你才惊异能喊出这么大声音
有生以来头一次
有这样了不起的感觉
那声音很长时间在
玉米棵和高粱棵之间碰来碰去
后来又围拢过来
消逝
这是青纱帐帮助了你

若是赶上九月
青纱帐割倒了
土地翻过来了
鳞状的土浪花反射着阳光
你的喉咙又在跃跃欲试
吆喝一声吧
声音直达远处的村庄

这是另一种幸福
更加辽阔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8 发表于: 2012-11-07
黄沙梁

◎ 刘亮程

在黄沙梁
睡一百年也不会
有人喊醒你
鸡鸣是安静的一部分
马在马的梦中奔跑
牛群骨架松散走在风中
等你的人
在约好年成
一季一季等来三十年的自己
等来五十年的自己
道路尽头一片荒芜

有时你睁开眼睛
天还没亮
或许天亮过多少次又重新黑了
炕头等你的鞋被梦游人穿走
经历曲折异常
他在另一个村庄被狗咬醒
名字和家产全忘在异乡

而你睡醒的沙梁上
一棵树梦见它百年前的落叶
还在风中飘荡
漫天黄沙向谁飞扬
离家多年的人
把一生的路走黑
回到村庄
内心的阴暗深似粮仓

在黄沙梁
人们走着走着就睡着了
活着活着
便远离了家乡
房子一间间空在路旁
多少年
家还是从前模样
你一个人从梦中回来
看见田野收拾干净
草高高垛起
播种和收获都已结束
爱你的
睡在另一个人身旁
儿女一炕
从村南到村北
只有你寂寥的心被风刮响
梦里用旧的一把锨扛在肩头
没意思地游逛
像件布衣被忘在另一世上

给你梦想的地方
给你留下墓地的遥远村庄
有谁一夜一夜
扫起遍地月光
堆成山一样
高过沙梁
又有谁吃饱了没事
头枕土块在长夜中冥想
一颗扁瓜熟透在肩上
草莽中的一颗瓜
被人遗忘
也跟没熟过一样
在黄沙梁睡着
你的寂寞便变成天边永远的寂静了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9 发表于: 2012-11-10
别碰我

◎华万里

别碰我的名字,别碰我下午和夜晚的爱情
别碰我的左手,百灵鸟在指间留有墓志铭。别碰
我的暗伤,和暗伤中的敌人。它和他惊动后
会猛烈地啸叫,有时像狼,有时像人。别碰我的父亲
和母亲,他们生的朴素,死的简单。别碰我
  
内心的海,我常常在深夜面对它沉默,同时,用小刀
在骨头上刮下红霞和涛声。别碰我的1989
一碰,它就会掉泪,虽然泪水中还有翠绿的鸟鸣
别碰我的乐谱,上面的音符带有闪电的细末
像哀歌后明亮的挑战。别碰我的狂澜,它想平静地
散去。别碰我的敏感处,那儿虽然缺少主义
但玻璃珠子会响,野百合的花瓣瞬间便香了一地
别碰我的诗句,它刚刚在推敲,刚刚在为
草莓准备好的颜色。别碰我的沉思,其中多刺
别碰我的身世和经历,爱我的太阳总在后退。别碰
我的心脏,乌云不在那里,65把生命之火
将我炼成了宠辱不惊的苍鹰。别碰我呵别碰我,因为
我侧身的时候,右手提着的冰块,正在耀眼地融化


这个上午

◎华万里

这个上午,我在原野上行走,我在原野上访亲
我可以把这株青草称为兄长,可以把那滴露水
叫做妹妹。这个上午,悬念不在悬崖之上
它随同平坦的溪水平静地流。它蛇一样游进
野花乱开的草地。神神秘秘,不知所终。这个上午
几枝桐花,在风中轻轻晃了一晃,它们背后
沉重的青山便微微动荡。这个上午,2月刚走
3月刚来。我是夹在欢乐中的一天,既旧
又新,且有一点点庄重的气味。这个上午,天蓝了
一阵又一阵,陪同我的太阳,并不老些
这个上午,没有谁将我的欢乐当作沉疴治疗。那些
跳来跳去的小青蛙,像我内心的繁灯。这个上午
又宽又窄,我的爱情居中,我的双手在左右
平衡着幸福。这个上午,就要被下午
接走了。我如辞别故乡的蝴蝶,依依不舍……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10 19:51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0 发表于: 2012-11-30
我们不敢放枪
 
◎ 陈仓

我们把一支枪埋在心里
我们忍受着巨大的压抑
我们不敢对周围放枪
我们怕射中一些目光
或一只小鸟,更怕
打碎蓝色的玻璃和天空
我们的生活很美
似乎不需要用枪对付
但一些寂静或笑容后边总藏着什么
像一匹野兽要伏击我们
每一滴血里
都埋进了一枚发烫的弹头
我们的身心已伤痕累累
我们有一支枪,子弹时时上膛
但我们把它埋在心里
四十多年也没有开火
一些水滴,有红的,也有白的
一颗颗落下来,打湿了好多衣襟
我们从来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
反正绝对不会是我们射出的子弹
子弹绝对没有这么柔软
和干净


看病
 
◎ 陈仓

女医生正在为我把脉
听取我生命的破绽
有个六十左右的男人
笑呵呵地
他分明是捡到了什么东西
女医生说,他不是他
他患了肝癌,五年前就应该死了
我才知道,他捡到窗外的阳光
附着他的灵魂
我面前的男人原来只是一片阳光
他替阳光活着
有血有肉,一片斑斓
一出门,我碰到一树叶子
我应该替一片叶子活着
这么一想,我
竟然绿了
[ 此帖被玫落秋水在2012-11-30 22:42重新编辑 ]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1 发表于: 2012-11-30
当你老了

◎ 叶芝 (爱尔兰)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a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a little sadly,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袁可嘉译)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2 发表于: 2012-11-30
 
                  ------在巴黎植物园

◎ 里尔克 (奥地利)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冯至译)


Der Panther

Im Jardin des Plantes, Paris

Sein Blick ist vom Vorübergehn der Stäbe
so müd geworden, dass er nichts mehr hält.
Ihm ist, als ob es tausend Stäbe gäbe
und hinter tausend Stäben keine Welt.

Der weiche Gang geschmeidig starker Schritte,
der sich im allerkleinsten Kreise dreht,
ist wie ein Tanz von Kraft um eine Mitte,
in der betäubt ein großer Wille steht.

Nur manchmal schiebt der Vorhang der Pupille
sich lautlos auf -. Dann geht ein Bild hinein,
geht durch der Glieder angespannte Stille -
und hört im Herzen auf zu sein.



Rainer Maria Rilke, 6.11.1902, Paris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3 发表于: 2013-01-15
互为彼岸

◎ 张作梗

互为彼岸,
此岸已游离于我们的肉身之外。
如两颗漂浮的石头,我们撞击又分离。
我喊你,像喊一蓑烟雨,
月亮的渡口缺了又圆。
——我们是缝隙又是堤坝,
穿越彼此又被彼此阻挡。
如两颗石头,我们漂浮又坠落,
头颅是流星而脚印是流星雨。
——哦互为梦,互为生离死别,
现实是惟一健在的清醒者。
我们忽略道路、河流、荆棘、花朵、落叶,
忽略人类和世界,
——为了最终完整地祭献出魂灵,
互为彼岸。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4 发表于: 2013-01-15
午夜的钢琴曲  

◎ 西川  


幸好我能感觉,幸好我能倾听  
一支午夜的钢琴曲复活一种精神  
一个人在阴影中朝我走近  
一个没有身子的人不可能被阻挡  
但他有本领擦亮灯盏和器具  
令我羞愧地看到我双手污黑  
睡眠之冰发出咔咔的断裂声  
有一瞬间灼灼的杜鹃花开遍大地  
一个人走近我,我来不及回避  
就象我来不及回避我的青春  
在午夜的钢琴曲中,我舔着  
干裂的嘴唇,醒悟到生命的必然性  

但一支午夜的钢琴曲犹如我  
抓不住的幸福,为什么如此之久  
我抓住什么,什么就变质?  
我记忆犹新那许多喧闹的歌舞场景  
而今夜的钢琴曲不为任何人伴奏  
它神秘,忧伤,自言自语  

窗外的大风息止了,必有一只鹰  
飞近积雪的山峰,必有一只孔雀  
受到梦幻的鼓动,在星光下开屏  
而我像一株向日葵站在午夜的中央  
自问谁将取走我笨重的生命  
一个人走近我,我们似曾相识  

我们脸对着脸,相互辨认  
我听见有人在远方鼓掌  
一支午夜的钢琴曲归于寂静  
对了,是这样:一个人走近我  
犹豫了片刻,随即欲言又止地  
退回到他所从属的无边的阴影


把羊群赶下大海


◎ 西川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请把世界留给石头——
黑夜的石头,在天空它们便是
璀璨的群星,你不会看见。

请把羊群赶下大海,牧羊人,
让大海从最底层掀起波澜。
海滨低地似乌云一般旷远,
剩下孤单的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面前。

凌厉的海风。你脸上的盐。
伟大的太阳在沉船的深渊。
灯塔走向大海,水上起了火焰
海岬以西河流的声音低缓。

告别昨天的一场大雨,
承受黑夜的压力、恐怖的摧残。
沉寂的树木接住波涛,
海岬以东汇合着我们两人的夏天

因为我站在道路的尽头发现
你是唯一可以走近的人;
我为你的羊群祝福:把它们赶下大海
我们相识在这一带荒凉的海岸。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5 发表于: 2013-10-31
一块布的背叛

◎王小妮


我没有想到
把玻璃擦净以后
全世界立刻渗透进来。
最后的遮挡跟着水走了
连树叶也为今后的窥视
纹浓了眉线。

我完全没有想到
只是两个小时和一块布
劳动,忽然也能犯下大错。

什么东西都精通背叛。
这最古老的手艺
轻易地通过了一块柔软的脏布。
现在我被困在它的暴露之中。

别人最大的自由
是看的自由
在这个复杂又明媚的春天
立体主义者走下画布。
每一个人都获得了剖开障碍的神力
我的日子正被一层层看穿。

躲在家的最深处
却袒露在四壁以外的人
我只是裸露无遗的物体。
一张横竖交错的桃木椅子
我藏在木条之内
心思走动。
世上应该突然大降尘土
我宁愿退回到
那桃木的种子之核。

只有人才要隐秘
除了人现在我什么都想冒充。


白纸的内部


◎王小妮

阳光走在家以外
家里只有我
一个心平气坦的闲人。

一日三餐
理着温顺的菜心
我的手
飘浮在半透明的百瓷盆里。
在我的气息悠远之际
白色的米
被煮成了白色的饭。

纱门像风中直立的书童
望着我睡过忽明忽暗的下午。
我的信箱里
只有蝙蝠的绒毛们。
人在家里
什么也不等待。

房子的四周
是危险转弯的管道。
分别注入了水和电流
它们把我亲密无间地围绕。
随手扭动一只开关
我的前后
扑动起恰到好处的
火和水。

日和月都在天上
这是一串显不出痕迹的日子。
在酱色的农民身后
我低俯着拍一只长圆西瓜
背上微黄
那时我以外弧形的落日。

不为了什么
只是活着。
像随手打开一缕自来水。
米饭的香气走在家里
只有我试到了
那香里面的险峻不定。
有哪一把刀
正划开这世界的表层。

一呼一吸地活着
在我的纸里
永远包着我的火。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6 发表于: 2014-09-03
纸上的秋天

◎欧阳江河

秋天和月亮来到纸上
老去的人们相见如初
重新迷恋日出时的理想
月落时散步
叹息天空的深邃

这是一个正在结束的秋天
但在开始之前
有更远的开始
通向一个难以反复的下午
哪儿
情绪被秋风写遍

而我微笑着
去掉眼中之人
以一本书的速度谈论南方
快到死亡时
停住
回头
烈烟和白雪夺眶而下
城市的街道灿烂
墨水从肉体流向笔端

但在乡村
在一天的四季里
婴孩和果实不停地掉落

我看见田野里稻草人的舞蹈
夕阳无声
十面埋伏
尽管纸撕碎了千里之外的耳朵
我还是能听到光的寂静
或逝者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