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98阅读
  • 1回复

(二十五)无家可归的富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5-19
我抄起电话,电话的另一边是毅夫。

这是我第一次给你打电话。你知道我为什么生你的气么?我当时的气就在嗓子眼上。恨不得一下子全部发作出来,把他毅夫搞得一无是处,把他毅夫骂个狗血喷头。

你好,请问你是哪一位?毅夫那边声音平静而轻柔。

你说我是谁呀?我是明媚。我听起来好像蛮不讲理。声音大得出奇。世上竟有这样不公平的事,我这边屈辱气愤,他那边根本不理睬我的气愤

你听好了。这是我第一次给你打电话。你知道我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么?我冲他接着吼下去。

毅夫打断了我的话。

明媚,你知道我现在无家可归么?我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富翁哦。日本东京也有很多无家可归的百万富翁。他们不能睡在自己家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暂时忘了我的气愤,开始默不作声。世上怎么还有无家可归的百万富翁?我愤怒的心思被他一时搞到一边上去了。也好,我等他把话讲完。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他那边还在不依不饶。

不知道。我没好气的回答。

就知道你不知道,我来讲给你呀。毅夫那边慢条斯理,可气可恨。

日本东京的房价很贵,几平方米就值百万。有些人这样就成了百万富翁。可是这几平不够大,不能容身,不能建房。所以他们就成了无家可归的百万富翁,露宿街头。

我开始思考一张床有多大,几平米才容下一张床。脑子里出现里一个长2米宽1米高不知道多少的长方形房子,在东京的街旁。

我现在也是无家可归。房子在装修,我就只能住在宾馆里,你说我可怜不可怜?

毅夫他是恶人先告状。

喂,你问我你可怜不可怜?你不可怜。女人的脸如四月的天,说变就变。我的也一样,说变就变。这回轮到我质问他了。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生气,你个笨蛋?我爱你这么久,你竟然如此对待我?你个蠢才,我以为你有多美好,多高尚!

我不懂你在讲什么。电话另一边,毅夫很冷静。他看起来好像很无辜。

什么?你不懂我在讲什么?你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我问你,你跟拉拉是不是已经好了10年?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她看我写给你的情书?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啦?你很无辜是不是?你住在宾馆无家可归,你很可怜是不是?你是不是还在演戏?你演戏还要演多久?你有个女儿你知不知道啊?我这时不是在说话,我简直是在哭喊,一口气想把所有的话连在一起讲完,没有喘气。

明媚,我请你冷静。你这样子哭闹怎么可以说话,我根本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你要一句一个停顿讲话。电话那边他极其冷静,出奇的冷静。我倒好像是一只被玩弄的猫,一只受伤的猫。

如果你不在现场,你肯定没法体验。我说不清楚是怎么一个气愤。他这个时候不但冷静异常而且还要求我把话一句一句讲清楚。

你到底是什么人呢?我忍住哭声把刚才的话一句一顿重新讲给他。

你这样子说话有进步。毅夫在电话那边仍旧语气平和。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不讲理,是我在那里大呼小叫,胡搅蛮缠。

你个呆子,你给我听好了。你个笨蛋。你给我离开,我请你离开。我再也不要见你,一辈子也不要见你。

没等他那边反应,我啪一下子挂断了电话。

我顾命。
老天,我这里这么深地爱着你,你却如此伤害我。上辈子我欠你什么?为什么你要这般欺骗我?

我自怜。
可惜,可惜我为你叠了一千只纸鹤。可惜我为了你身心受挫可惜我这份完完整整的灵魂这么着让你折磨!

我跑出去了,跑向沙丘。夜里的沙子是凉的,没有人,有风,有远处怒吼的波浪,拍打着海岸,和着我的哭声。深一脚,浅一脚,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脚踩下去,沙子沉下去。

我力不从心。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5-21
对话写得比较成功,人物心理刻画得很真实。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