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408阅读
  • 4回复

(二十六)精神出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5-21
我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按常理我不算漂亮但觉不粗俗,条件不差,不愁找不到爱我的两条腿的男人。他毅夫有什么好,他那么欺骗我,因为先有了拉拉,我就这样无辜地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第三者。

而且他还多了个女儿,碍手碍脚的,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魅力可言?亲爱的读者,如果你是我,是不是也要离开他?对,离开他,别理他,叫他也知道什么是挫败。我如此下定决心了。放弃是最好的选择。

回到苏黎世后,我有两件事情要办。一件是读完拉拉写给我的信。另一件是把毅夫放在我这里让我保存的文件还给他,而且我要看他的文件。先看哪个?我喜欢做有开头有结尾的事情。既然已经看了拉拉的信,那么就先看拉拉的信。


所以我打开了电脑,接着看拉拉的来信:


前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在一个宾馆里玩了个
SM游戏。刚开始我们在宾馆内设的酒吧间里喝香槟。喝完之后,我们上楼了。

屋里面有一个红色沙发,前面有一个小桌子。毅夫坐下来,我看出他迷人的眼睛里多了一份贪婪和痴情,两种东西混在一起好生奇怪,情和性是不能两全的,至少我这么认为。我跪在他前面,低着头。我喜欢他看我的感觉,天地间好像一下子融合在了一起。


他要我揭开上衣领口,我照做了,我感到徒然而且赤裸,一种蠢蠢欲动的情愫开始在我心中弥漫。


他教我继续
开领扣,我就继续解开领扣,我粉红色带花纹的内衣显露出来。毅夫教我抬头。于是我慢慢抬起头来,和他的目光相撞。他的眼神坚定,迷人,有男子汗的权威。我感觉他不用任何附加的武器我就会在他手下乖乖投降,我早已成为他的俘虏。

当时我散着的头发是红色的,丝袜漏孔,粗线条黑色,脚下白色平跟薄靴,黑裙装很短,正好盖住该盖的地方。外面的蓝色夹克已经脱掉了。浅蓝色的衬衫领扣大开,里面粉红色内衣格外张扬。


毅夫手里拿着个鞭子,黑色。他的衣服清一色的黑,他的眼睛是迷人的蓝色,表情庄重而严肃。


他来到我身边,附身下来到我耳边,他没有说话,我感觉到他的气息,我的心跳开始加速。毅夫没有说话。他用鞭子轻挑我的肌肤。那是怎样的一个鞭子啊:长长的黑色的麻绳。正常情况下,我觉得这东西并不好,很俗气。可是这时候我对它很是多情。请原谅我,我这时不是那个严肃端庄令人尊敬的心理医生了。


我想要的是他的爱抚,难为情的爱抚。他用麻绳轻挑我的肌肤,另我快活又难以忍受。他把头凑到我的嘴边,我多希望他吻吻我,或着哪怕揪住我的头发也好,他没有。


这里是男权的社会。听到哪个公司的主管是女的么?没有。至少我活动的圈子里都是男人执掌天下。女人生存的最好办法就是攀附男权,维护男权,民主是虚假的,男女平等也是虚假的。我做的这些也不过如此在维护这个男权社会。


毅夫看着我,我刚刚反叛的思想被他领会到了?不会吧。他的蓝眼睛看着我,深情而贪婪,难以抗拒。他把一条准备好的红色绳子递给我。我没有抬眼,低声问:这用来做什么?


他说:这东西是用来吊你的脖子。你刚刚的想法是不是很该死?


我不作声,外面走廊里我听到有人走动。吊我脖子,弄不好要出人命的。下意识里我感到问题的可怕与严重性。无谓的牺牲有谁愿意?


毅夫看着我,没有说话,表情很严肃。我可以把我交给他么?我相信他么?


你可以说不。危险的时候你只要伸出右手的中指。他说,不再看着我。


女人能做的最好不就是顺从么,还有什么信任可言呢?豁出去了。两分钟后,我点了点头。


他说那绳子是尼龙做的,外面一层棉布。事后不应该在脖子上留下伤痕。说着,他把绳子悬在了木头的房梁上。我看了看房梁。房高有
4米左右。绳子有1米。折出来之后50厘米。毅夫身高1米90。还好,我应该没有事,出问题了,他的身高够用。但我此时还是胆战心惊。

毅夫示意我踩着他的肩膀吊上去。他看着我,我看着他。我的上身赤裸着,我心里充满惊险和渴望。他的眼光镇定而严肃,我爱他呀。为了他,我什么都做。


我不敢踩他的肩膀。我心里还是有种莫名的恐慌。室内的灯光是昏暗的,有轻轻的音乐,是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屋里就我们两人。毅夫背对着我,上面一件薄薄的黑色小衫。我上身半裸,粉红色的文胸在上面,很张扬。


毅夫转过来,对着我:害怕么?我在这里。我的女人应该是敢和我一起上刀山下火海的。你是那一个么?他问我。


我坐在他的肩膀上,他把我撑起来。房梁的前方毅夫事先放了两个吊环。我把他们抓起,吊环上升,身体被自动支撑起来。迎接我的是酷刑,是死亡还是挑战,我无从可知。


我把头悬在了红绳子里。墙的前边是一面镜子,毅夫的眼睛注视着这一切,他是通过镜子看到我的。


他的肩膀离开了我,我悬在那里,手松开了吊环。那一刻我就要窒息了,一种朦朦胧胧的温暖的感觉,我心里空前的兴奋。兴奋得如果我能,我愿和全世界的男人来享受做爱带来的快乐。我感觉我到了月球上,浑身上下轻飘飘的,如入仙境。我想这是我一辈子要寻找的,属于我的地方。可是这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向我袭来。和全世界的男人做爱,我疯了么?毅夫会打死我的。


我怕了,伸出了右手中指,向毅夫求救。


毅夫透过镜子看着我,目光深沉,他的眼光在我身上停留片刻,他没有抱我下来,而是把吊环给了我。毅夫给我仍下一句话:你精神出轨。


说完,他自己穿上衣服转身走了,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屋里。我可怎么下去呀?而这时吊环自动把我放下来了。这个吊环原来带有自动设置功能。我刚开始太过紧张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明媚,这个游戏好可怕也好危险啊,我好后怕啊,有很多人因此死掉了。我劝你不要玩了。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5-21
描写很细腻。
不过,这里有两个细节上的问题,一是没有交代清楚拉拉自己是怎么下来的,二是前半段的信件中描写过多细节,即使从照顾明媚的心理出发,拉拉也不会写得那么细,因为没必要用"炫耀"来刺激她。后半段写得很好。
个见,仅供参考。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3-05-21
谢谢秋水的建议,读得很仔细。我明天改。

只看该作者 3 发表于: 2013-05-24
不错。描写细腻生动,让人身临其境

只看该作者 4 发表于: 2013-05-24
回 雪无痕 的帖子
雪无痕:不错。描写细腻生动,让人身临其境 (2013-05-24 06:26) 

多谢雪无痕的鼓励。这篇已经在脑子里过了好几次电影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