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66阅读
  • 1回复

(二十八)惊魂未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6-28
去年一月十六日,是拉拉的二十八岁生日,聚会在一个地下宾馆里举行,是一个化妆舞会,说是地下,但是从窗外还是可以看到街上,只不过这条街是在桥底下的,桥上算是地面。好多人。

当时舞会还有个主题,邀请函上写的dress code 是:charleston (查尔斯顿)。男人的造型是,黑色外套,里面白衬衫,长棍。不许戴礼帽可能是因为不想被人家错认为是犹太人。瑞士戴礼帽的犹太人随处可见,这是我猜想的一个原因。

女人们头上要不系带,要不典型的短边沿的帽子。衣服颜色有白色、黑色和红色。性感带褶皱的。或者脖子上毛绒绒的长巾,或者手上一个拐杖,很圆弧的手把。女人们精致。男人们笔挺。场面很是震撼。

我,是那里面唯一的中国女人。我当时上着黑色吊带,绸子,吊带胸部紧身,下边宽松,直垂下来。一种帆布做成带褶皱的黑色宽敞裙子,大肆渲染和风骚,同时它可以宽松的走动。脚下一双高高的黑色凉鞋,带孔,高装到脚环,红脚指甲,特别红,虱子红。

这里解释一下什么是虱子红。虱子红的真正名称是胭脂红,是从虱子一样的小虫子中提取出来,由于颜色天然纯正而具有很高的经济价值。有些素食者常被蒙蔽,其实他们吃到嘴里的所谓的红色素菜饱含着虱子小动物的血,哇,想吐!

拉拉的指甲是黑色的,一个长长的珍珠项链,绕成两下悬在脖子上。头发周围小辫子围成一圈。理发师把她的长发编成那个年代的淑女发型,大方,典雅,庄重。一条黑色带子系于额头,简单自然。唇上也是虱子的血,集中看客的视线。眉毛用刷子淡淡修正,长长的,整洁,端庄,应该是刚刚修剪过的。眼睛上是浓装。黑色,绿色,以及棕色混在一起,很有立体感,大眼睛大得迷人。右臂上一个浅绿色金属镯子。左手腕上一大堆镯子,说不清楚有多少个,总之就是漂亮,就是与众不同。黑色直筒镂空半长裙,到大腿根。脚上一双高跟黑色带孔皮鞋,到脚环,里面一双半短丝袜,比鞋高出一点,1米75的身高,极显腿的修长。外面一件花边半袖黑色上衫,齐到腰,和裙子之间的分别处更显臀部性感。

所谓: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吸引无数眼球。而我,相比之下具有东方女人的小巧及妩媚。


晚餐过后,我们被领引到另外一间很宽大的地方。两间连在一起中间有自动方形玻璃门和玻璃窗。一间是赌博厅,里面的设备和赌博的别无两样。两个工作人员是从附近的赌博场雇佣过来的。有三个游戏:21点(Blackjack),轮盘(Roulette),还有一个圆盘游戏,我记不得名字了。我们每个人得到三张票。凭票可以参加任何一种赌博游戏。每个游戏评出最佳玩家,有三个奖品,够刺激。

我喜欢21点。每人拿到两张牌后,可以决定是否还要第三张牌。那时可以用到概率计算。超过50%的几率我会接着要牌。如此7个人一轮,一共7轮。每一轮决出的赢家参加决赛。如此,凭借大胆,快速概率计算及加大赌注,我成了21点里的最后一个赢家。而且钱数位居另两种游戏的冠军之首,快乐至极。发奖的时候我成了焦点,拿到奖品IPAD。还没完。

另一个房间是一个舞厅,里面有旋转楼梯通到楼上一间。DJ也是请来的,里面响着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的歌,还有Lady Gagabad romance,充满挑衅与叛逆。靠边的地方有几张高的桌子,围在那里的人把酒放在那里。靠墙的地方有长型木质椅子,几张棕色小方桌在那里。到后来,在这里大家跳舞的跳舞,喝酒的喝酒,玩脱衣桥牌(strip poker) 的玩脱衣桥牌。

我先是喝了酒精度不是很高的西打酒(cider),后来就去跳舞了,再后来就是参加那个strip poker。拉拉先是脱了外套,后来脱掉一只又一只手臂上的镯子。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气氛,很是疯狂。拉拉脱掉短裙的的一刹那,全场都静下来了:大家都不玩牌了,舞也不跳了。都过来观看我们。而在最后只剩下两件的时候,可以选择脱或者听从命令。当时拉拉选择听从命令。

那个带着眼镜的高个男生要求拉拉在下着雨的窗外赤身行走100步,就穿那么两件在身上。拉拉在雨里走,男人们站在屋檐下观看,为她数着步伐,她走的样子,楚楚动人,女人为之感动,男人为之倾倒。而我在景仰她的勇气及动人的美,如同着了魔一般地被她感染。

旁若无人的神态,静静地,修长的腿,一步一个轻盈,一步一个高傲,雨水淋湿她的额头,颈项,胳膊,腿,她赤着脚走在那里。全场无声。说不清楚引起场上怎样的震撼与共鸣,大家都半张着嘴,不说话,甚至连喘气都不敢,生怕喘气会打扰这份安静与美妙,同时惊叹这女人的勇气与胆量。

而拉拉回到里面的时候,她已经成了众人眼中的神。大家在焦急地等她换完衣服回来。而她在旋转楼梯口出现的时候,她穿了件半短帆布墨绿色裙子,下边是圆圆的,鼓出来又贴在大腿根上。单条珍珠项链衬出她美丽如花。

至于我?我好像在其中,又不在其中。只是跟着拉拉照做而已。不记得自己脱光了上身和男生跳。好像我并不喜欢那个拉丁男生。总之事后没有人提起,如一场梦一样醒了就忘记它吧。当时参加聚会前每个人都要在保守秘密这一行签字。

所以我无从知晓当时到底做了什么,也不可能从其他人的口中得到什么。至于毅夫,他没有在保守秘密这一行签字么?而毅夫把我送回家这件事我无论怎么唤醒记忆也唤不起来。我真的是记不得了。

所以当晚我是否真的如毅夫信里所说那般疯狂,我没法子承认。其有与其无应该是不那么重要了。承认其有,颠覆了我原有道德的标准。否认其无,又不符合我大胆而开放的心态。

如此,留给我的是无言的沉默,和对毅夫稍许的感激。而所有这些都随着我二十九岁生日的日渐临近,统统被抛到脑后。而以后即将发生的事情,叫我没有办法不承认我的没有理智与无端疯狂。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6-28
后半部分的描写很精彩,结尾也抓眼球,只是前半部分有些散,感觉入正题慢了些。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