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31阅读
  • 1回复

(二十九)脏女孩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6-28
忽然一下子感觉我很无奈,心里是空荡荡的茫然。一方面,我规劝自己要忘记毅夫。而另一方面,那种对性爱的冲动与幻想隐约中开始慢慢滋生。少女如春的情怀里总会伴有不知不觉中的蠢蠢欲动。照理,我是应该恨他的,而且要果断地恨,不留情面。然而这种痛苦夹杂着侮辱的感觉里,对性爱的敏感和向往却愈发痴狂。简单而复杂。

星期一到公司里,发现今天忽然多了一个新人。不看则罢,一看叫我怦然心动。人世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巧合。他的侧影让我感觉见到了毅夫。我可以叫他毅夫第二了,而他实际上叫休伯特。身高跟毅夫一样,1米90,他的眼神里蕴含的深沉,可以淹没我的灵魂。我怕。我怕我会不知不觉把他当成毅夫,错爱上他。目光中,我是故意躲着他的。

说到这里,我还要提及一个人,一个女人,三十三岁,也是公司里的,土耳其人,很像新疆吐鲁番人。对她,我感到亲切而高不可攀。说不清楚,她的骨子里充满温柔,对男人的温柔,免去她真实的姓名,我暗地里称她奴奴。

我们的思维相似,不同的是奴奴是我和休伯特的上司。而且她的眼睛比我的大,大很多,会说话,集单纯和成熟于一身。她的那种雕塑般的气质,令我爱她也敬重她。女人和女人在一起,会出现互相攀比,在这一点上,我情愿我的上司是个男士。事情错就错在我的上司偏偏是个女人。

不管怎么样,越是想躲休伯特,就越是躲不掉他,他的办公桌就在我的旁边。游戏开始了,很符合我爱玩的天性。我不看他,他偏偏逮住我不放。办公室里除了工作之外,就是偷情,如同古时的红楼。女人少,花色不同,但各个精致。谁跟谁好,谁跟谁搞小动作,不用告诉我,我都知道。我对此有天生的敏感和直觉。

而我的生日就在这个周的星期二,我带来一块蛋糕。我改变以前衣服宽大的风格。而今天是我第一次,在奴奴上司面前展示我漂亮的身段。因为怕女人嫉妒,我总是穿宽宽的长长的衣衫,掩饰我的可见度。

吃蛋糕的时候,当时还有其他的女人在场。奴奴说:你的可见度是给你心宜的男人。没有心宜的男人你就不可见。旁边的女人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面面相觑。

这里还要解释一下,奴奴给可见度下的定义。几天前,大家一起去吃中午饭。奴奴上身白色小衫,下身黑色裙子。指甲上忽然多了颜色,而且这种颜色,非红,非蓝,非黑,并非当下流行的颜色。是那种上面带金色的棕色。这就成为我们那次饭后茶余谈资的起点。

奴奴说,在她先前的公司里,有很多法国人,她是那里唯一的女生。而法国男人们觉得女人过了四十岁就没法看了。所以他们称40岁以上的女人不可见。

而今天她说我可见是在说评论我今天穿的紧身衣服,看来她不喜欢了。而这个令我心仪的男生应该是指休伯特吧。其他的同事都已和我工作很久,而我以前都是穿宽大的衣服。

看来奴奴是话里有话了。她的意思是说,我故意穿得那么好,去讨好休伯特。而我只不过是通过不同的衣着拯救我孤单的心情,做一回自己而已。再说,有休伯特在,还可以分散我对毅夫的注意力。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她。

哦,我们这里有心仪的男生么?我问。休博特的目光集中在电脑上,好像我们的话不在他的耳朵里。他工作时的样子很是严肃,也如同雕像。

有些男生的眼神可以熔化女生的心思。而你那么一个容易被感化的人应该不是例外。奴奴回答。

是么?这么说我不是例外,你也不是例外啦。我看奴奴。她的大眼睛满是闪亮。

奴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她已经结婚了。老公在土耳其。两地分居。

那你是不是对你心宜的男人随时可用?奴奴问我。

奴奴是想知道如果休伯特喜欢我,或者更近一步说,他要我,我会如何反应。

她今天很是奇怪,她的话不像是在问同事,而是在挑衅一个她嫉妒的女生。她为什么会关心我的个人问题?看来她是喜欢休伯特了。有老公的人还这么不地道。但我还是要稳定稳定她。

忽然想起哪个人的话:我是一个简单的人,但是我不容易得到。拿过来借用一下,我于是就用这句回答了她。奴奴显然对这句回答表示满意。

傍晚十分,我要回家了。蛋糕还没有吃完,可能是因为蛋糕外面熟里面生的缘故吧。当时休伯特坐在奴奴旁边,奴奴在给休伯特介绍一些常识。奴奴大开衣领,不同往日,叫我知道她在蓄意挑逗。

看着手里剩下的大半个蛋糕,心里忽然有了个主意。走到奴奴身边,休伯特在奴奴的另一边。

奴奴,可不可以借用一下休伯特。我问。

奴奴没回答,她在看我的大腿,花色的高装丝袜左膝上多了一个大洞。刚刚长靴上的拉锁在我两腿并拢的时候不小心划破了丝袜。她的眼睛,还在盯着我的洞。不详之兆。

你的丝袜很性感。奴奴附在我的耳边说。

这个是我——。我怎么回答她呢?灵机一动,我换了个思维角度。这个是我的旧袜子,一周没洗,早上急着出门。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我可不可以借用一下休伯特。

这个你要问他。奴奴回答我说。那个大男生显然不太高兴我用-借用-这个词。他看奴奴,一会儿吧。他回答。

我欣然自得,但却尽量控制我的表情。奴奴附在我耳边又一句话:你是一个脏女孩。

我看了她。脸上有些泛红,她是不是看出我的心思?

脏女孩,这个我做梦都想做。谢谢你叫我今天实现人生第一梦想。我对她笑。

在我即将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休伯特吃光了我剩下的半生不熟的大块蛋糕。奴奴在那里瞪大眼睛。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6-28
修改之后果然好多了,也不觉得突兀了,衔接自然。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