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54阅读
  • 0回复

(三)秋月的幸福 -- 夜长梦多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12-12
春花看着王老五镇定的态度,心底忽然产生一种震撼。小个子的男人也是男人,也有男人的味道。当然这些都是发生在火车站上王老五强行春花亲吻他之前。

秋月来自江西。总带有江南水乡的气质。举手投足间会时不时令人感到她一刹那间抬头的芳香,犹如一朵茉莉花在悄悄绽放。所以来了秋月,正八北当然也就不再对丑二娘怀有很深的留恋。这时间,人走茶凉。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正八北也是南方人,也来自江西。因为和秋月来自同一个地方。他对她多少有一些关照。而他对她的关照有那么一丁点的暧昧与柔情。但是在年龄上,秋月还是小上正八北89岁的。

这天,春花和秋月在同一个办公室里。两个人都是这个学校里的中文老师。春花坐在那里悠闲地翻看小班学生的课本。因为在瑞士的中国孩子很少,所以这个学校里也就只有两个班。一个小班,一个大班。秋月比较有教学经验,她教大班。春花教小班。
春花觉着无聊。就开始和秋月聊天。
“我听说,我们的校长正八北和这里刚走的丑二娘有故事?”
“我听说了。不过,这个你不能全信。正八北好像并不是那种人。但是,丑二娘就不好说了。”
“喔,是吗?”春花看了秋月一眼。
秋月,大约有30几岁的年龄。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既不像20几岁纯情的姑娘,什么也不懂,就只有青春。也不像50几岁的女人,没了月经,变成一个老女人之后就整天唠唠叨叨。这个年龄段的女人是女人最美的时光。既有生活经验,又黄颜不老。而秋月,正处女人人生最好的时光。
“我和丑二娘是同乡。我们刚来这里的时候,我们经常有往来。她其实是一个很老很老的老姑娘了。正八北怎么会看上她?”秋月满脸红晕,越说越来劲。
“不是说,丑二娘其实年轻时不丑,是吗?”
“谁说丑二娘丑?她年轻的时候确实有姿色。她虽然都跟我妈的年龄差不多了,可她还是让我叫她姐姐。她有个女儿。明明跟我差不多年龄大,可她硬是让她女儿管我叫阿姨。她女儿不肯,结果她就和她断绝母女关系。她们现在至今还不来往。”
“不会吧?世上真有这样的妈妈吗?”
“当然,她们那次在我家吃晚饭,当晚我们正谈得热热闹闹的呢。她让她女儿当场叫我阿姨。她女儿哪里肯?她就上去一把掐住她女儿,就当着我们大家的面。”
春花看见秋月在讲述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或者说,从她身上透出来的是一种小小的骄傲。而与这种小小的骄傲在秋月这种微小的情感里同时荡漾出来的,是一种小小的满足。这种满足不知不觉地传染给了春花,让她对秋月无形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而这也许就是秋月让人们喜爱或者崇拜的小市民的精神与幸福。
“啊,就当着大家的面?”春花诧异地喊了一声,对没有见过面的丑二娘开始产生厌恶。
“对的。当时,我,我老公,她女儿,她,还有我们的另外两个朋友。因为另外两个朋友要离开瑞士,我们给他们饯行。”
“喔。”春花叹出一口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离谱了。丑二娘就逼着她女儿。
‘了菊,你管秋月叫阿姨!’丑二娘当时恶狠狠的样子,一只手把住了菊,一只手掐住她的后腰。大家看着都心疼。都过来劝说。
‘不行,她今天非得叫秋月阿姨不可。’
‘秋月姐,我不能叫你阿姨,你应该管我妈妈叫阿姨。她都52岁了,是你年龄的两倍,可以当你妈啦。还瞒你说,她才35岁。’
当时大家都没有缓过神来。我当时就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啊,还有这样的事。”春花很难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可不是。后来老太太丑二娘特别生气,饭也没吃。告诉她的女儿,‘以后别回家里睡了,被子会给你仍到外面去。’说完,她就自己甩手离开了。”
“了菊后来没有回家?”
“回啦,老太太说到做到。被子确实被仍到门外,门也不给开。她就在我家住下了。”
“喔。”
“了菊早就想回国。她出国也是她母亲逼的。是因为她爸爸特别宠爱了菊,她吃醋,就带着了菊,如绑架般把她带到了瑞士。”

秋月正讲着来劲的时候,正八北进来了。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