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23阅读
  • 1回复

复明还是真盲——评《复明症漫记》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4-03-17


有个读过《失明症漫记》的朋友曾问我《复明症漫记》写的是个什么故事。我当时没能给出完整答案,只说写的是一次选举,首都选民投出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选票都是空白票……后面这六个无辜又委屈的小黑点代表的是将近一半的小说篇幅。而当我读完最后一页,把书缓缓合上了以后,我发现我眼前飘着六个更圆更大的小黑点,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还是试着说故事吧。小说写的是一次选举,首都选民投出的百分之七十以上的选票都是空白票,政府如临大敌,认为民主制度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国家有被颠覆的危险。接下来政府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比如重新选举,比如将政府机构撤出了首都以图让颠覆者投降等等。小说的前半段看着颇有点喜剧的色彩,因为故事非常荒谬,很有点荒诞派戏剧的意味。同时,还因为前半段的小说是一个“民选政府”和它绝大多数的民众的对抗,这种悖论式的对抗本身就喜剧味十足。不过到了小说后半段,小说的主体不再是“政府”和“民众”这样两个比较模糊的概念,而是出现了具体的人物,具体的人物总是比模糊的人群更容易引起人们的关心。就像那个著名的段子:我们杀了十万人和一个修车的,人们很自然地会问为什么要杀一个修车的。人们都是自动去关心个体的命运。尤其是像小说中出现的这些个具体的人物,他们的出现带着一项任务,是要解开“民选政府和政府选民的对抗”这个死循环。这就像推理小说走进死胡同之后,需要一个神探出来解开所有的问题。区别在于,推理小说的神探是真的解决了问题,而《复明症》后半段出现的人物则是一些人对一个无解的问题需要一个答案才让他们出来。当百分之七十多的选民都投了空白票之后,政府是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是自然的,就一定要为它找个原因,于是就找到了一个神秘女人,于是就派了一个警督去调查这个女人,于是这两个人物就牵动起读者的心。
当一个人物需要为一个历史事件担负起本不该他担负的使命的时候,不论结果如何,这个使命本身就是一个悲剧。尤其这种担负还是人为的。有人说《复明症》是民主制度下的《一九八四》,我想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不论是民主制度下还是专制制度下,人们对于权力的追求是永恒的,区别只在于,《复明症》里的官员们比《一九八四》里的“老大哥”要隐蔽一些,而这种隐蔽则更有欺骗性。《复明症》里的官员们之所以对空白票如此敏感,其实质还是希望对局面有更多的控制,似乎对一个新局面不做出一些什么事就不能安心,真是事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这是要在空白中看出一些东西的“超常”视力,而这种超常视力还不如真盲。就像萨拉马戈借警督的话说:“并非只是在没有眼睛的时候,我们才不知道往哪里走。”
《复明症漫记》是我读到的第一本萨拉马戈的书。几页才是一个自然段的文本风格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卡夫卡和福克纳,不过萨拉马戈比此二位要流畅得多。卡夫卡的长段是因为心理上的纠结,而福克纳则是意识流的手段造成的。萨拉马戈的叙述非常冷静,小说后半段一个非常重要的情节就是在一段很冷静的叙述中突然出现的,让读者猝不及防,于是就非常震撼。据本书译者范维信先生介绍,萨拉马戈的小说只有两种标点符号,逗号和句号。而为了便于读者理解小说中的对话,范先生在对话与对话中间加了一个分号。我个人觉得这个分号没什么必要,我有意试了试,如果把那些分号都变成句号,同样便于读者理解。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03-17
有意思,感觉很神秘。
字好小啊,可怜我的眼睛......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