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34阅读
  • 1回复

海南!海南!(连载)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4-03-22


一、飞机!飞机!



自从和媳妇认识,就想和她一起出去旅行。从北京到承德、从苏杭到上海、从厦门到深圳,目的地真是没少规划,然而一直到结了婚,我们的旅行计划也没有成行。后来嫂子说要送我们一个蜜月之旅,目的地却都是不我规划过的地方,而是要走得更远,去中国的最南端——三亚。
从确定目的地到上路,也就一周多的时间。原本的计划是我们小两口从长春直飞三亚,在那里订个酒店住下,然后每天一个景点,进行慢旅游。后来计划改变,由蜜月游改为了家庭游,我的父母、我哥和我侄子都加入进来。因为已经达到六个人,就报了一个小型的旅行团,从长春先飞海口,再坐旅行团的车一路南游,直到三亚。
120日下午两点半的飞机,19日下午,一个冬天都没怎么露面的雪花突然从天空上纷纷扬扬地飘落下来,似乎在拉住我们去三亚看雪景的脚步,家里的雪人才更好玩。
不管怎么样,19日晚上还是早早休息了。正常情况下,从我们家去机场要三个半小时行程,现在下了雪,就必须提早一个小时出发。
20日清晨五点,我们先于闹钟醒来,简单地洗漱,一罐露露两片面包垫了底儿。五点半,出租车准时停在楼下。我们拉着拉杆箱,挎着单肩旅行包,上了出租车,到南路口汇合了家人打了另一辆车,然后开始了近五千公里的行程。
天还没有亮,调皮的雪花时而在车灯前如流萤般飞舞,时而又消失不见。路两旁的树木就像公婆眼中的儿媳妇一样,先是只在车灯照射到的地方露面,照不到的地方就掩藏在黑暗之中;慢慢地在车灯以外也露出些许轮廓;最后大大方方地呈现面目,登堂入室。天亮了,但还看不到太阳,不过这也可以知足了,至少没有再下雪。
快十点的时候,吃了一顿饭。然后上车直奔长春的机场高速。可是就在要进入高速路口之前,我们的车却被交警叔叔拦了下来。理由是出租车不可以进入长春市区。司机师傅一通争辩,说我们不进市区,只是上高速,赶飞机,请他通融,交警叔叔说有摄像头监控,通融不了。我们只好掉头。
对策总会有的,尤其是这种过于合理的政策。要不然我们岂不是就无法去高速公路更无法去机场也就无法去海南?一瞬间我们想到了多条对策,比如把监控摄像干掉、比如装成疾病患者等等,不过考虑到成本,最后我们决定采取成本最低的政策——绕行。用我们司机的话说,条条大路通长春。我们先向东绕,没找到路,又掉头向西,进了一个小村庄。从公路进入村庄就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这是被白雪覆盖的世界,除了我们的车是动的,所有的一切都是静止的。没有行人,甚至连足印都鲜见。出了村子是一片田野。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白色的田野直接连上白色的天空,我们似乎进入了纯洁的世界尽头。不过,随着道路转弯,我们又回到了公路,回到了尘嚣之中。
机场高速洒了清雪盐,让雪白变成了泥黑。不过我是现实主义者,并不会觉得泥黑真的比白雪好,只要高速能通就满意了。
高速速度并不高。路两旁的广告牌很多都是卖楼的:“他乡的首付,家乡的全款”,倒是很有吸引力。好歹在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到了机场。和出租车告了别,我们一行六人各拿各的行李进入航站楼。先找到我们这次航班的票口,拿票、托运行李。然后去安检。从头发到鞋根,还扫了我的帽子,最后扣了我半瓶矿泉水。给我扫描的不是白百荷,连文章都不是,是一个很客气的纯爷们儿。
过了安检,就去候机大厅。闲来无事,给我的朋友发QQ,把机票拍给她,捂住了海口两个字,说我要来成都。她说今天不是愚人节,又说我应该把航班号也挡住。接着她给我讲了一些乘飞机时的注意事项,比如要坐在紧急通道的地方,因为那里比较宽敞。
225的飞机,两点半已过,还没有通知检票。经常看新闻,对这种事已经不奇怪了。总算开始排队,出了检票口就上大巴。大巴上只有很少的座位,大部分被孩子们占着。我身后是一位老太太,直接把她的孙子安置在座位上,她孙子也有个七八岁了,坐在位置上各种踢各种扭,老太太也配合着各种乾坤大挪移,直接的后果就是撞了我好几下。撞到第四下的时候我忍不住了,直接问她能不能不乱动。我媳妇忙问我怎么了,我又赶紧息事宁人,说没什么。
停机坪上很多飞机,我们终于看到了自己那个航班的飞机,山东航空公司的。下了大巴,就和飞机各种合影,不过我只做摄影师,自己并没有拍。事后发现我给老爸拍的一张老爸像一个身负秘密使命的神秘人物。
上了飞机的舷梯,人流运动得比较慢,站在半空中,冷风很强劲,还好穿得厚。终于进了机舱,看到了传说中的空姐,说着欢迎光临。过道上有人站着往行李箱里塞行李,空姐说请过道上的朋友先坐下让后面的人先过去,弄行李的当作没听见一直把行李弄完才让出属于大家的过道。我们按照机票找到了各自的座位,我哥和侄子的座位比较靠前,座位上只有他们两个人;老爸老妈的在我们的右边,他们的旁边也再无他人;而我和我媳妇却挨着一对母子: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小孩,小家伙倒也不讨厌。坐定以后,一位男空乘人员(空哥?)拿着一个小东西对着每排座位一通乱按,不知道是在喷什么东西。他第三次过来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他是在点数。帅气的空哥忽然问我们和那边的是不是一起的,我说是的,他说那你们坐在那边好不好,坐在一起。他指的是老爸老妈前面的那排空座位,有空座当然好,我们很乐意过去。坐下之后,帅哥指着我旁边的一扇窗户说那里是紧急通道,不要按那个红色的,也监督其他的乘客不去按,我这才知道原来我真的坐在了紧急通道口。这个地方确实很宽敞,腿可以伸直,舷窗外面就是飞机翅膀,翅尖处向上弯曲。机翼不是铁板一块,而是很多块拼接的——它也挺时尚。
前面几排都没有人,侄子和他老爸各占一排位置。侄子拼命喊他老婶坐过去,媳妇拗不过小家伙,还是坐过去了。我坐稳了就不想动了。
头顶的电视放下来,播放着各种安全知识,我手边也有各种安全材料,我都认真地看了看。就当学习。
机舱关闭。飞机开始在跑道上滑行,转了一个大弯,停住,等了一会,前面的跑道上飞了一架飞机,它飞走之后,我们的飞机也转到那个跑道上。飞机开始加速,速度越来越快,心也跟着越来越兴奋,身体向后一仰,飞机起飞,兴奋值在此时达到了顶点。心脏的血流涌动,不知道是因为气压的关系还是兴奋。飞行是人类的梦想,每一个个体实现这种梦想的时候应该都会有满足感吧。
飞机飞到半空中,看到下面的长春市更像是白城——白茫茫的一片,老爸说下面的大楼像火柴盒,火柴盒摆得还挺整齐。飞机继续拉高,火柴盒也不见了,完全是白色的山川“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樊孝斌语),看着心胸开阔。
几次拉高和转向之后——这些都会让人晕头转向,飞机似乎在空中不动了,这显示飞机是在平稳地飞行了。
我解开安全带,走到前面看看我媳妇和侄子,俩人也都挺兴奋。过了一会,不顾侄子的抗议,把媳妇领回到我原来的座位。
飞机上开始供应午餐:米饭、牛肉、小面包、咸菜。我的咸菜没有吃。想到嫂子说海南的菜不好吃,就把咸菜收起来了。吃完了饭来点饮料,看着窗外的白云,坐得虽然不太舒服,但心情还好。空哥过来的时候我问他可不可以听MP3,他说现在可以,但飞机起降的时候要把所有的电子产品都关掉。既然可以,那就听吧,顺便拿出数码相机,拍两张白云。
听音乐,闭目养神,当然睡不着。飞机要降落了。
是在青岛经停。飞机降落的时候很不舒服,心里的血液再次涌动,血管有种奇痒的感觉。青岛是个美丽的城市,海面上漂着好多船,看到一个体育场,却不知道是不是青岛中能队的主场。青岛当然也是冬天,但没有雪。飞机降落,在跑道上滑行,刹车的惯性让我的身体直要向前冲,好在有安全带拽着。
在飞机没有停稳之前,就有一些人站起来去拿行李,空姐急匆匆跑过来制止,让坐好系好安全带。真不明白这些人急的是什么。
飞机终于停稳,我们要下机在机场停留十几分钟再上来,机舱口直接对着一过走廊通道,走过去之后来到了候机厅。我媳妇去了卫生间,回来对我说,青岛机场的卫生间排队的秩序非常好。广播里又招呼我们这些旅客登机,又从通道再走一遍,又听空姐说了一次欢迎。不知道青岛又上来多少人,所以我们还是先对号入座,等一会如果安全通道的座位没人的话我们再过去。果然没人,我们又坐回去。一个带着小孩的男士看到我左侧的安全通道座位也没有人,他们也坐过来,却被空哥给劝离——十五岁以下的小孩是不能坐在这里的。
左侧的座位后来坐了一位光头大哥,极淡定的一个人,拿着一本佛经在看,气定神闲。
飞机在跑道上等了好久才又起飞,第二次起飞,兴奋度和不适感都不再强烈。人类真的是很难满足的动物。
飞机又提供了一次食物,牛肉换成了鸡肉,其余不变。
天黑了。我找空姐要了两条毛毯,和媳妇各盖一个。媳妇靠在我的肩头,睡着了。我盖好,听音乐,在似睡非睡间徘徊。
兴奋度一过,航行就比较难遨。眯一会,看会书,要杯饮料,再眯。终于快到九点的时候,飞机广播通知要降落。海口的美兰机场。灯火灿烂的海口,我们来了!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03-28
支持连载!
图片好像只看到最后一张,前面都是小叉叉:(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