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872阅读
  • 1回复

推理作家的“咒语”——评《黄帝的咒语》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4-03-30
  《黄帝的咒语》是呼延云出版的第四部推理小说,是我阅读的第二本。第一本是《镜殇》。《嬗变》现在很难买到了。《不可能幸存》是和《黄帝的咒语》一起打包买来的,暂时还没有看。虽然只是读了第二本——确切地说,在读《咒语》之前我只看过呼延云的一本书,但并不妨碍我成为他的粉丝,当《咒语》出来之后我就像看到许巍出了新歌一样在第一时间就开始关注,并在商品预售期就下了单。
  作为推理小说的拥趸,一定可以看出我上述文字的破绽——既然我在读了《镜殇》之后就已经成为了呼延云的粉丝,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关注他随后推出的第三本书小说《不可能幸存》,却对《咒语》如何热烈呢?这一方面是《不可能幸存》出版的时候我个人经历了一些事情,让我无瑕关注其他;另一方面的原因是呼延云本人在《咒语》出版的时候“号召”我们大家去关注这本书,因为“这本书从创作到出版的过程都很艰辛”。对于中国原创文学、对于中国原创推理文学、对于中国优秀的原创推理文学来说,最大的支持莫过于自己掏钱买一本来看。
  书拿到手之后,本来我有一些更紧急的阅读任务,但我还是拿起《咒语》翻了翻,这一翻就放不下了,总是很迫切地想知道后面的故事发生了什么。可以这样说,自从有了智能手机之后,《咒语》是我读得最快的书,它不会让我想在读完一个篇章之后就放下书去看微信朋友圈。小说的文字非常纯熟,行文行云流水,不拘一格,对场景和动作的描写很是精准,比如在第十七章《活人解剖》当中有一系列的动作描写,其精准度不亚于体育报道和优秀的武侠小说。小说中出现了数量庞大的旁征博引,看上去都似信手拈来。而难得的是,所有对资料的使用都不是因为作者要炫耀自己的知识,而是全部为小说的情节服务,读者在阅读的时候不会感到丝毫的障碍和厌倦,而是会引起更大的好奇。我在阅读的时候时常会发出这样的感叹:呼延云写这一本书需要积累多少知识啊!不说那些西方案例、也不说那些解剖学知识,这些东西在优秀的推理小说中都会出现,比如雷米的《心理罪》系列就引用了大量的中外连环杀人案;最让我感叹的是呼延云在传统文化上的积淀,在本书中出现了一个《断死师历史谱系表》,这张表就包含了大量的古典资料。当然,作者倒也不必把这些书都看过,但即使只是搜集这些资料也要耗费一定的工夫。当然,这些还只是属于“诗内”的技术性工夫,而小说创作之初来自《黄帝内经》的灵感,以及最后对犯罪谜题的破解,没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是不可能完成的。也就在这样的感叹中,我体味到了作者说的这本书创作的艰苦。而越是工夫做得足,表现出来的东西往往越是轻松,作者在行文中偶尔还会幽自己一默,比如小说中有一个情节是段石碑给黄静风讲“四大”推理机构,段石碑说:“九十九么,跟他们待那地方一样,雾都重庆,神神秘秘、云里雾里的看不清楚,只知道他们专攻不可能幸存——错了错了,最近看一部推理小说看入了迷了,那书就叫这个名字……”我相信熟悉呼延云的读者读到这里的时候都会会心地一笑,原来作家还会在小说中“植入广告”。
  推理小说的核心还是谜题。小说谜题的建立复杂而诡异,诡异是吸引读者读下去的因素,同时也是形成作者个人风格的因素。而谜题的复杂则会更显露作者的功力。不过在这里我要骄傲地说,小说里的“呼延云”发现的问题我也发现了,而在最后谜底揭开的时候也印证了我的猜测,不过“呼延云”还是快我一步,我会发出“就差一点点就猜到了”的小遗憾,却也是一种大满足。我此前在一篇写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书评中也说过,好的推理小说家就是在和读者博弈,要赢下读者——事实上现在有一些日本推理作家的作品我都能猜到答案了,这样就没什么意思了;但又不能赢得太多,如果像那多的一些作品那样最后借助了超自然力,也超出了读者的想像范围,也会让读者失去阅读的兴趣。所以好的推理小说一定要给读者机会,但又要超越读者一点。
  谜题破解之后,还要给读者以思考。谜题决定了小说的趣味,而谜题之后的思考则决定了小说的品位。《黄帝的咒语》引入了《黄帝内经》、“断死”等元素,但小说真正的主旨还是要探讨一些社会现象。小说表现是推理者与断死师之间的冲突,但其核心却是社会特权阶层与蚁族的冲突。而正是对这种社会现象的直接拷问,才导致了此书“出版的艰苦”。而其出版的艰苦,却能反过来说明此书立意的深刻。在当下中国,推理小说这种“类型小说”本来就要面临很多禁锢,因为凡是推理小说必然会涉及社会阴暗面,而涉及社会阴暗面的就不太容易出版。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可能不缺乏优秀的推理作家,我们只是缺乏推理生存的环境。作为推理小说迷,我们对本土的优秀推理小说和推理作家一定要支持,不能吝惜我们的掌声。写作推理小说本身就是一个异常艰苦的过程,如果再让出版变得异常艰难的话,推理作家们就会寒心,那个时候,我们就只能再去重翻阿加莎、柯南道尔,那就不仅是推理作家的悲剧,而是读者的悲剧了。
  没有推理,甚至会变成全社会的悲剧,就像书说的那样:“到处都是妥协者,而很少有几个推理者。”只有妥协而没有推理,就形成了现在人们看待问题的混乱局面。如果我们面临一个问题习惯于用理智、知识去推理一下,而不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那我们的社会就会进步很多。所以,看推理小说,除了看精彩的故事、引发对社会现象的思考之外,更为重要的是学会推理思维方式,学会推理作家们的“咒语”。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4-04-04
虽然读不到,感谢精彩分享!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