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764阅读
  • 0回复

真正的斗士最可敬——评《与敌共眠》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4-04-05
  首先得说,我有点被这本书的名字误导了:《与敌共眠:可可·香奈儿的暗战》这个名字显示出的是一种危机四伏、强敌环伺的紧张状态,让我们这些看惯了谍战剧的人首先联想到“潜伏”、“打入”这些充满智慧和英雄主义的词。然而,这本书所写的却是香奈儿“不那么英雄的一面”,她与之共眠的丁克拉格在她眼里并不是敌人,而是一个恋人,当然她也没有和这位纳粹德国的资深间谍进行过什么“暗战”。
  这完全不是漓江出版社和本书译者施霁涵的问题。因为本书的英文名字就是《Sleeping with the enemy:Coco Chanel’s Secret War》,译者是完全忠实于原著的。那么,这就是原著的问题了。是本书作者美国人哈尔·沃恩在误导读者吗?可能是。哈尔·沃恩拥有传奇般的经历:他曾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后在美国外交机构担任多个外交官职务,在这期间他卷入了冷战时期的谍战风云。可以说,此公既对战争有着切身体会,又深谙披着外交官外衣从事谍战工作之道——这一点简直就是他笔下丁克拉格的翻版,所以他写丁克拉格是易如反掌;而最重要的是,此公从1957年起就从事记者工作,对于写一个什么样的故事、怎么写一个故事更吸引人是了然于胸。那么,对于给自己的书起一个什么样的名字才能让读者有兴趣就更不在话下了。
  话虽如此,但这本书的书名并不仅仅是个噱头,《与敌共眠》的这个“敌”虽然对于香奈儿来说并不是一个敌人,但对于大多数法国人来说却是。所以这个书名如果以香奈儿为主体来看的话不正确,但从其他大多数法国人的角度来说却是极其准确。而另一方面,香奈儿在一定意义上来说是可以代表法国的,法国历史学家安德烈·马尔罗曾宣称“这个世纪(20世纪)的法国,只有三个名字会流传于后世:戴高乐、毕加索和香奈儿。”当然对于马尔罗的这个观点会有无数的反对意见,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从他这句话里我们可以看出香奈儿对于法国的意义。那么真正的问题就来了,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香奈儿可以选择她的爱情,但作为法国的名媛,她与丁克拉格的“爱情”就不那么单纯,至少从丁克拉格方面来说是绝对不会单纯的,所以,香奈儿的“与敌共眠”就有着其天然矛盾性。而作为资深记者的哈尔·沃恩当然知道这种矛盾本身就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与敌共眠》在哈尔的笔下是一个悬念迭生的故事,而难得的是,作为一个记者,哈尔在忠于史实方面保持着他应有的克制,未见于史料的事他只能留给谜一样的历史。所以关于香奈儿在二战期间的所作所为仍然保持着一团迷雾,哈尔犀利的笔锋有时候只能对准这团迷雾的边缘,把那些我们能够确定知道的事实削割下来,供我们玩味。可以看到的是,可可·香奈儿在二战期间并没有她之前的传记作者说得那样英雄,但也未必就是一个魔鬼,她“通敌”,但未必就“卖国”,只能说香奈儿在二战中的表现十分“不光彩”、“不英雄”。
  但她的这种“不光彩”却被她在时尚领域的光芒所照射,人们宁愿看到她的光环而去忽略她身后的阴影。于是二战以后香奈儿一次次成功地逃脱了法国民众对通敌者的追剿。不过,这也可能是历史的吊诡之处,如果香奈儿真的被判通敌,那么又怎么会有现在香奈儿这个大品牌呢?
  书中对于法国人在二战中心态的描述也颇值得玩味,就像书中所说,法国人一开始对于战争意味着什么似乎并没有太清醒的认识,尤其像香奈儿这样的上流社会,因为种种便利条件,她们依然可以在普通民众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情况下过着奢华的生活;还有一些人也是一样麻木不仁,比如香奈儿这样的反犹主义者,他们认为纳粹德国对法国犹太人的暴行针对的“只是犹太人而不是法国人”,直到灭顶之灾的到来。于是,戴高乐将军领导的反抗力量就显得尤为重要。这些人,要比那位有着天才设计能力的香奈儿要可敬得多。这可能才是本书的真正主旨,这个主旨也体现在本书的献词当中:
  谨以此书献给在纳粹的铁蹄下
      仍然描绘通敌的法国人
          以及芳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