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182阅读
  • 2回复

原创诗评: 一朵花照见的世界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5-06-15
一朵花照见的世界
                           ------绿风24期同题获奖作品赏析



《与一朵花对视》
  文/那片云有雨

比我想象的还要柔弱无骨,比弱柳的风还要虚无。
一个人在影子里低头,闭拢浅浅的童贞由着蝴蝶起落。

只为等,尽管山野空澄,细雨湿了恹恹春梦,
只为一种仰望,尽管霓虹适于上升和飞翔,荒草覆没了方向。

而世界如此之小,她幽微的香气恰好暗合了我衍化为仙的
密码,眉眼的神性无需经卷就已打通了我迟钝的穴位。

何不让命定的胎记成就一轮满月,一个天赐的腮粉唇红。
你要知道,此刻春深,有一种晕眩需要佐证。

点评:
小雨的诗读过一些,这并不是她最好的一首,但继承了一贯的诗风: 柔和、细腻,比较典型的女性诗笔。这首同题起首连续使用了两个比较句,相对平了些。但接下来的两句"一个人在影子里低头,闭拢浅浅的童贞由着蝴蝶起落"却很出彩,一下子完成了由物向人的自然转折。由"童贞"两字可看出这朵花的指向: 一朵怀春的少女花。接下去的两句描述了了花季少女等待心上人的细腻心思,她的梦与坚持。第三节出现了"她(指花)"和"我"两个人物,进一步说明"花"这个物像与"我"对视的效果: "花"美丽的神性打动了"我",如春之感召,使"我"受其感染,复活了迟钝的感觉。末段是"我"的感悟,对春天对爱情的美好向往。尤其最后一句"此刻春深,有一种晕眩需要佐证"非常精彩! 使诗作者的少女情怀一览无余地呈现于读者面前。
这首诗的解读大意如此。本诗最大特点是抒情上的舒缓、细腻和灵动。意象也充分打开了,整首诗诗意丰沛。女人原本可比"花",这样的"对视"场景切入自然,合乎情理。起首不俗,结尾升华也漂亮。但,个别句子有些散文化倾向,如果可以去掉一些不必要的小词,整首诗将更为凝练,节奏也可轻快些。另外末句出现了第三个虚拟人物"你"我认为是不必要的。一首短诗,不需要有那么多人物出场,而导致杂芜的感觉。对这首优美灵动的同题作品,我个人是点赞的,但仍有不小的改进空间。比如,在词语的陌生化及新颖度方面,可以再提升,对自身固有的诗写模式可以有更大胆地突破。


《与一朵花对视》
文/李若

这朵花,被一场突至的雨水打湿
连同我回家的路

几片花瓣已脱落。苍白的花萼从缺口吐出夜晚
我听到断裂的秋风
在伤痕的空旷处,在我身体拔节的地方
轻声呼唤着母亲

“狭小的四季,我们都是被同一朵花喂养的孩子。”
可我,没有长出翅膀

泛黄的花叶上,一抹绿依然蔓延着
穿过带着虫齿的茎脉
穿过暗藏于泥土的无数个雪域
甚至穿越浩大的时光之海
像母亲年轻的手,轻轻地
轻轻地拂过

我,没有长出翅膀
却在一瞬间,成为一颗最饱满的
花籽


点评:
在这期同题诗赛作品中,由"母亲"这个视角作为切入点或突破口来写的应该有好几个,李若的这首是我读到的最好的一首。一首诗之所以能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必有其与众不同的特质---李若的这首胜在新颖、大气、深邃,且不失厚重。
起句"这朵花,被一场突至的雨水打湿/连同我回家的路"。当一朵花与回家的路关联起来,它的涵义就被瞬间放大: 睹物思人,这朵花的背后站着故乡,站着母亲。第二节"苍白的花萼从缺口吐出夜晚/我听到断裂的秋风/在伤痕的空旷处,在我身体拔节的地方/轻声呼唤着母亲"。这里的几个句子特别出彩,意象新颖且抒写饱满。句与句之间,转承起合衔接自然,描绘细腻,场景宏大。整节陈铺有序,最后抛出"母亲"这个主角,是千回百转之后,轻轻唤出深藏心间、压抑良久的至亲。在这节里前面连续运用了几个悲观色彩的词语,如"苍白"、"断裂"、"缺口"、"伤痕"等,与"轻声呼唤母亲"造成巨大的落差,由此形成一股情感浩瀚的潮水,来打动读者,引发共鸣。第三节只有两句,其中一句应是引用,是为过渡。
第四节"一抹绿依然蔓延着/穿过带着虫齿的茎脉/穿过暗藏于泥土的无数个雪域/甚至穿越浩大的时光之海/像母亲年轻的手,轻轻地/轻轻地拂过"是这首诗着墨比较多的一节。在这节里,连着两个"穿过",一个"穿越"写得淋漓酣畅,势如破竹。从穿过具象的"虫齿的茎脉",到穿越抽象的"时光之海",漂亮地完成了从写实到写虚的跳跃。这种写作技巧称作"粘连",同样的手法我们可以在陈先发那首著名的《前世》里发现: 作者连续用了五个"脱掉"。通过同一个词语的粘连作用,从实到虚或虚实相间的手法,完成时空的瞬间转换。那么在一首短诗里,思绪可以被无限扩大,飞向广阔无垠的高远境地。这节的最后"像母亲年轻的手,轻轻地/轻轻地拂过",这样的复沓吟咏柔软了读者的心,在一收一放,一急一缓间,所有情绪都被诗人牢牢掌控。
尾节"我,没有长出翅膀/却在一瞬间,成为一颗最饱满的/花籽" 从花出发,又回到了花,为整首诗画了一个完整的圆,是为圆满的结局。在这里,诗人很显然地把自己比作了花,来自故乡的花,最后在异地结为"花籽",即使没有"翅膀",也完成了命运的"飞跃"。而母亲,是诗人心底最柔软的部分,也是最强大的力量源泉,促其成长,完成自我的飞翔。
这首同题诗,读来令人感动,是一代人的成长,两代人的传承,通过一朵花来完成宏大的叙述。语言质感、灵动,情感细腻、深邃,是首好诗! 大气厚重,是为成功之作。

《与一朵花对视》

文/吉尚泉

如果它不能说出内心的闪电  不能说出更多的
暗夜  请在一个早晨
等待它慢慢舒展  打开乡间女子的娇羞

一朵花没有背景  它朴素的哲学深入泥土
辗转的部分  迂回的部分探出头来

下午的阳光流经隐秘的领地  多少暗香开始浮动
多少脚步开始停留  与一朵花对视

目光的锋芒  刺穿我潦草的内心
简单  纯净的一朵花  让我低头
喊出遗忘的故乡  喊出木质的乳名

多少卑微的旧时光  多少浮躁的瞬间
烟消云散  与一朵花对视
它紫色的涛声淹没了我的欲望  它风雨的旅途
巧合着我的归期  当它再一次微笑
挥手  向着阳光坦露水洗的心事
我咚咚的心跳  没有了忧愁

点评:
这首同题作品是我最喜欢的参赛作品之一。用时髦的话说,这是一首"接地气"的诗歌,有切合生活的实际感悟,不空泛,不高蹈,抒情指向明确。另外,这首诗的完整性特别好。围绕一个主旨,意象运用到位,不仅很好地打开了,也挖掘到了一定的深度,在抒情的主色调上又添加了哲学趣味。我一直认为,抒情性和思想性是诗歌的双翼,一首诗若要飞得高,两者缺一不可。纯抒情很容易流于空泛,失之虚渺,虽有美句而无精气神,难以入心。纯哲理也容易流于空泛,失之生硬,缺乏诗歌之美感。对我来说,诗歌之美是不可或缺的,其节奏和内在韵律,都是一首诗具备音乐美的基础。有一些诗歌以"接地气"为由,写得毫无美感,口水化的零技巧叙述,何以称诗?
这首同题的语言内敛干净,情感质朴真实,诗意饱满充沛。我们且来欣赏第一节:  "如果它不能说出内心的闪电  不能说出更多的/暗夜  请在一个早晨/等待它慢慢舒展  打开乡间女子的娇羞"。起势非常漂亮,借物咏人,转换自然。语调舒缓,语言干净,不枝不蔓。然而最让我惊喜的是第二节: "一朵花没有背景  它朴素的哲学深入泥土/辗转的部分  迂回的部分探出头来"。对一朵花的描述用词新颖,不落俗套。有朴素的生活哲理,合乎情理,又超出想象。这就是诗人,善于挖掘常人不曾发现的哲理与诗意。

再看第四节也非常出彩:"目光的锋芒  刺穿我潦草的内心/简单  纯净的一朵花  让我低头/喊出遗忘的故乡  喊出木质的乳名"。一朵纯净之花反照出一个外乡人的潦草内心,这是以花为镜的自省。停下匆忙的脚步回到内心,才能发现隐秘的情感需求,才能自然而然地喊出故乡。这里"木质的乳名"很形象也很贴切,体现了诗人质朴的草木之心。
如果说这首诗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结尾感觉稍稍平了些,缺乏最后上扬的力量。但总体来说,这是一首好诗,在同题诗赛中能够脱颖而出是完全在意料之中的。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5-06-15
《与一朵花对视》
文∕宗海

如此熟悉。你有故乡的面容

和气息。仿佛刚刚从月亮上走来
——仿佛,月亮还在
故乡站满歌谣的山的那头

缓缓打开的花瓣
让今夜的睡眠,铺一层浅浅的光芒
花房里盛放的宁静,让内心
挤满明亮的疼痛——
土地已经荒芜,飞鸟纷纷远离
唯有浓郁的花香,被风吹送

在异乡,与一朵花对视

土质的月光,落满思乡的小径
——头顶瓦罐的少女
漫步走过低矮的山岗

点评:
对于这首同题,我想从出彩句说起。一首好诗,通常情况下我们可能记不全,但往往会记住其中的一两个佳句。所以,精彩佳句是一首诗歌重要的诗眼,可以让平淡的作品瞬间变得耀眼。
"缓缓打开的花瓣/让今夜的睡眠,铺一层浅浅的光芒/花房里盛放的宁静,让内心/挤满明亮的疼痛——"这是第二节的几句,写得相当出彩。诗人将花与光芒结合起来,成功地运用了通感艺术,从而产生诗歌的张力,同时也点亮了这首诗歌作品。花瓣的光芒照亮了内心的疼痛----诗人通过意象的运用,即具象的描述,使读者产生较强的在场感,容易引发共鸣。我想,这首同题如果没有这几句,将是黯淡无奇的。毫无疑问,这首诗最出彩的部分就在中间这节。

再看结尾: "土质的月光,落满思乡的小径/——头顶瓦罐的少女/漫步走过低矮的山岗",也是较为具象的描绘,场面感很强。可见对场景的营造,诗人是较为擅长的,从而使整首诗的诗意丰沛饱满。
最后说说这首同题较弱的部分: 第一节。起首句"如此熟悉",个人认为有些画蛇添足,完全可以从"你有故乡的面容 /和气息。仿佛刚刚从月亮上走来"直接切入主题。有些情绪是不需要酝酿的,单刀直入更为干净利落。"仿佛,月亮还在/故乡站满歌谣的山的那头",这一句写得有些绕,诗歌中的长句式个人认为要小心,如果运用得不好,会影响诗歌的节奏和气息。
关于写诗,个人觉得,写的时候要放得开,要肆意汪洋。写完了修改时则要严谨,要"心狠手辣",最好砍到一个字或一个句子都不多余,那么诗歌的语言就会很干净,线条也将变得明朗。在诗歌创作中,恣肆与严谨并不矛盾,完全可以统一起来。认真打磨后的诗歌作品将更精致,也更精彩。

《与一朵花对视》
文/露珠晶莹

冬天纳入怀中的事物不多。喜欢一树青梅
静坐大寒。幽幽的花香掀开被子一角
露出春天的眉眼
被什么东西钉住,突然停下。返回
放下身段,与一朵梅在冬天的长廊相遇
我们像走失多年的姐妹,一边执手
一边嘘寒问暖——
你拍拍我肩上的灰尘,我掸掸你发上的白雪
二朵花半披风霜,在猝不及防的枝头
相互指认。指认我们说过的春天
看过的月亮和花瓣上,默然淌过的光阴
在你有眼中,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前世安好,现世慌乱。我们都在朝圣之路上
一边奔跑一边呼喊,为来生
在暮晚的风里祷告
一朵花开在枝头是美的,一朵花开在
纸上也是美的。生命在一节
一节的绽放,也在一节一节的枯萎
而青涩的果子,它的疼痛
才刚刚开始——


点评:
我们常常说,一首诗的意象要打开,要深入进去挖掘,这首诗才可能有血有肉,诗人想表达的东西才会是具象的,立体的,可感可触的。而如果一首诗的意象仅仅只是一个一闪而过的概念,没有打开或深入,那么无论是抒情诗还是哲理诗,很有可能流于空泛或空洞------这是写意象诗要注意避免的问题。
这首同题作品最大的特点就是意象的具象化,拟人化的手法抒写自然而饱满。比如,第一节中“与一朵梅在冬天的长廊相遇/我们像走失多年的姐妹,一边执手/一边嘘寒问暖——”和第二节中“你拍拍我肩上的灰尘,我掸掸你发上的白雪/二朵花半披风霜,在猝不及防的枝头/相互指认。”花非花,人亦花,具象化的描述,让人感觉非常亲切。
这首同题诗我最喜欢的部分是第四节: “在你有眼中,我看到了另一个自己/前世安好,现世慌乱。我们都在朝圣之路上/一边奔跑一边呼喊,为来生/在暮晚的风里祷告”。前面三节把意象打开了,第四节是更深入的挖掘。写到前生、此生和来生,用一朵花的命运来暗喻诗人自己。最后一节“生命在一节/一节的绽放,也在一节一节的枯萎/而青涩的果子,它的疼痛/才刚刚开始——”一朵花的荣枯就象一个人生命的荣枯,疼痛是不可避免的。诗人最后用“疼痛的开始”来结尾也是有深意的,诗人通过一朵花写出了自己对生命的感悟。
这首诗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 流畅、细腻、饱满,连贯性和整体感很好,但同时感觉还可再凝练些,增加一些跳跃度,因为如果写得过满,诗歌的张力就不够。另外,“一朵花开在枝头是美的,一朵花开在/纸上也是美的。”如果说这里的两朵花是指梅花和诗人自己,那么“开在纸上”可能不太准确,这里值得商榷。

简单以致明澈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5-06-15
《与一朵花对视》
文/刘凌军

在深秋,我看到秋风的冷,和一朵小花的颤栗
她只是抖动了一下,并没有萎缩
与一朵无名花对视。我看到了父亲的年迈,和母亲身影的踟蹰
那样的瘦小,甚至有些弱不禁风,拧着冷
是一朵紫色的小花。她开着,矜持而不炫耀,幽香却不飘逸
在墙的旮旯里,在秋的薄霜里
在那些不起眼、不被人们关注的地头、坟茔上
默默地开,静静地败,独自芬芳
是我在深秋的冷里,无意中发现了她们
之后,我的心开始触动。疼痛绕过每一片花瓣的唇,回到那些让人谙熟、滴血的鸟鸣
皈依硕大的鸟巢,花香,及炊烟
夜半时分,我赊得明月一盏,露珠二颗,蝉鸣三声……开始疗伤
一朵花说开就开了。她的声音,没在了深秋的霜白里
多像一个人,走着走着就没了。他的身影,没在了生命匆匆的脚步里
闭上眼,就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合上手掌,就能感觉到他们的脉动
无声的来,无声的去。一朵小花一样,不需要名分

点评:
这首同题我要从最后一节说起,因为这首诗的尾段最打动我。以一朵花的荣枯来写人的生死,以一朵花的轮回来写生命的轮回,用这个视角作为切入点来写的诗人不少,也可以说大同小异。立意有了,关键是怎么写? 比较出色的写法,一是写出与众不同的新意,二是写得深入人心,真挚感人。
这首诗前面几节的铺垫都是为了最后的抒情,诗人的感悟很深: “一朵花说开就开了。她的声音,没在了深秋的霜白里/多像一个人,走着走着就没了。他的身影,没在了生命匆匆的脚步里/闭上眼,就能听到他们的呼吸;合上手掌,就能感觉到他们的脉动/无声的来,无声的去。一朵小花一样,不需要名分“ 语言非常朴实,读来却令人动容。生命如花,曾经灿烂,最终都将隐没于时间的洪流。今天在云朵下走动的我们,其实也是曾经有着一样生命律动的他们。所以闭上眼合上手掌,在生命轮回的禅意中,我们可以感受和穿越。这世间,除了生死无大事。许许多多普通的生命就像诗人写到的父母,犹如一朵朵无名小花,来去无声。这样一种普遍意义上的生死感悟,每个人都会感同身受,又如何不入心,不引起共鸣呢?
再回看前面三节,一二两节的陈铺是比较到位的,但诗句较平,缺乏起伏。写得比较漂亮的是第三节,语言风格比较华丽,动用了一些关联性的物像合成了一个意象群,场面感强,诗意饱满。尾节把前面三节做了一个很好归拢,情感上平稳降落。所以一个好的结尾,可使整首诗得到了升华。
最后说说这首诗的不足,或许可以再改进: 感觉第一、二节的结构有些松散,建议将螺丝拧得再紧些。尤其第二节,有些散文化倾向。另外,对于司空见惯的词语搭配或句子(如"独自芬芳")我们当尽量避免,因为这会减弱整首诗的新颖感。


《与一朵花对视》
文/樊德林

与一朵花对视,我会想起母亲

———这朵扎根在故乡的棉花
秋风中,她的背影日渐消瘦
风湿,低血压,贫血
像钉子一样钉进她的身体
她的疼痛,是一株植物的沉默

棉花。她灵魂深处的独白
患了乡愁的修辞与排比
对于一个花甲之人来说
显得刻骨铭心,一言难尽
她那满头的华发,深藏着
雪的洁。霜的白。冰的纯

温暖。我能想到的唯一定语
从儿时的棉袄,棉裤,棉靴
到现今的棉枕,棉褥,棉被
每一层,都包裹着母亲细小的爱
厚实。暖和。贴心贴肺

与一朵花对视。有泪打湿眼底

在春天到来之前,母亲已经老去
我无法挽留住她的花期
她的一生,就是一张白纸
干净得我不忍心写下一个字

点评:
这首同题读来感人,因为其贴近生活的抒写,语言质朴,情感真挚。写得最出彩的是第二节:"
棉花。她灵魂深处的独白/患了乡愁的修辞与排比 /对于一个花甲之人来说/显得刻骨铭心,一言难尽/她那满头的华发,深藏着 /雪的洁。霜的白。冰的纯"。用棉花这个意象来隐喻母亲,既贴切又新颖。其中"灵魂深处的独白/患上了乡愁的修辞与排比"句诗感很强,比较出彩。由棉花的纯白联想到母亲的白发,也妥当自然。
棉花的特征除了白,就是温暖。就像第三节描述的"温暖。我能想到的唯一定语/从儿时的棉袄,棉裤,棉靴/到现今的棉枕,棉褥,棉被/每一层,都包裹着母亲细小的爱/厚实。暖和。贴心贴肺"。然而这里的名词罗列个人感觉有些多了,稍显啰嗦。另外第一节里也有同样的问题:
"秋风中,她的背影日渐消瘦/风湿,低血压,贫血/像钉子一样钉进她的身体/她的疼痛,是一株植物的沉默"。这里的后两句写得很漂亮,倘若不是因为"风湿,低血压,贫血"这样过于写实的病名第一节的表达也是成功的。个人不太喜欢把病名放进诗歌里,因为它们不美,容易引起本能的抗拒,而且负能量的词汇可能会破坏诗歌的整体美感。其实这个问题我发现比较普遍,有不少诗人喜欢罗列病名。似乎把这些病名写出来了,就会引发读者的同情。然而这样处理未必真会给读者带来疼痛感或震撼力,有时候带来的是不适感,至少我个人会比较抗拒。诗歌来自于生活,但毕竟高于生活,入诗的部分建议做一些适当的调整或转换,使其更具诗意。
最后结尾"她的一生,就是一张白纸/干净得我不忍心写下一个字",这个比喻本身非常好,也很感人。然而整首诗读下来不够流畅,主要是在段与段的衔接上感觉有一些断层: 从白发跳到棉裤再跳到白纸,转换上不够自然。若想达到"天衣无缝"的效果,还需诗人进一步打磨。



简单以致明澈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